暉映

利艾/米英/策瑜/賤蟲廚,歡迎聊天(*´∀`)~♥
從鬆糕人進化成了貓大人!
Plurk: https://www.plurk.com/v40225v
大半時間都在噗浪上出沒。

【賤蟲】屋頂上的邂逅(RR賤/荷蘭蟲)

屋顶上的邂逅

*Ryan Reynolds! Wade Wilson / Tom Holland! Peter Parker

*荷兰蛛中心,日常,甜

*融合部分漫画和卡通设定

*返校日结局衍生

*繁體版→http://paste.plurk.com/show/2568111/

 

在Peter的秘密身份被Aunt May发现后,出乎意料地,她并没有大发雷霆,也没有阻止他继续当个「皇后区的友好邻居」。但她下达了门禁限制——要是他没在晚上十一点前回到家,她就把他的制服重新还给Mr.Stark,并且会和他好好的「促膝长谈」。

参加派对则另当别论。她说,「Peter,你实在该多参加些派对,和同年纪的朋友们好好玩,别老是想着要和那些拿着武器的歹徒打架。」她的语气一转,眼神中闪过一丝悲伤:「你难道忘记你的叔叔是怎么离开的?」

Peter低垂着头,他知道,在Uncle Ben发生事情之后,Aunt May就很担心他也会遭遇相同的悲剧,而他也明白他不该让她那么担心。可是,当他一想起UncleBen的死——他默默的握紧拳头,从那一刻起,他便发誓绝不会再度袖手旁观。

他握着Aunt May的手,再三保证他一定会在门禁前回家,绝对不会出事,而且一旦遇到应付不来的状况,他一定会找警察求助。

听了他的保证后,Aunt May才叹了口气,抱着他,拍拍他的背,说:「Peter,别再让我这么担心了。」她放开他,转身到厨房去煮晚餐。

然而,虽然Aunt May希望他能多参加些活动,可他大概是没什么机会再参加舞会了。

在以前,别人可能还会看他可怜,发张邀请函给Penis Parker这个逊咖作为派对的余兴节目;如今,他在返校日舞会上放Liz鸽子一事传遍全校后,即使原先对他怀有善意的朋友,也不可能愿意再邀请他了。

现在肯搭理他的人,除了知道他真实身份的Ned以外,便只有对他抱持莫名敌意(或者好奇心)的Michelle。

他不知道为何她老爱针对他,她偶尔的投射过来的锐利视线不禁让他怀疑她知道些什么,可她什么也没说,他也装作没这回事。

 

下课钟一响,他便从教室后门溜了出去。一如往常,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离去的身影。

他找了附近一处隐密的巷子,脱下常服,换上经典的红蓝色制服。

这次他特地爬高了些,将书包固定在一般人构不着的地方。他衷心祈祷别再有人偷走他的包包,否则他这个月的零用钱都要花在买新背包上了。

在Aunt May还没完全接受他新身分的状况下,他实在不敢再开口要第六个包包。

Mr.Stark在没收他的衣服后,又重新开启了养成模式,所以战衣的功能又恢复为原始的状态。

他不心疼战衣内建的五百多种喷射蛛网模式和瞬杀模式,但他很想念Karen温柔的声音与她各式各样新奇的建议。少了Karen和他聊天后,他的巡逻行程变得有些无聊,但能重新穿回Mr. Stark做的制服还是件好事。

在经过这么多事情,一切又重回原点,彷佛什么也没发生似的。倏然从非日常的生活中回归正轨,让他有种如真似幻的飘忽感。

 

他前往巡逻的第一站──替住在离他家三个街区远的Miller奶奶跑腿。她年约七十几岁,近年因为白内障而近乎全盲,但她烤得马芬蛋糕还是又酥又脆,非常好吃,你远远便能闻到Miller家的糕饼香。

她总是念叨着Peter和他的孙子很像。她说:「我的孙子和你一样大,他也是个体贴的好孩子。」

每当她听到Peter来拜访时,她就会非常开心的喊着「请进!请进!」,并冲泡温热的红茶给他喝,因为她的孙子很喜欢她亲手泡的大吉岭红茶。

AuntMay告诉他,Miller奶奶来自厄瓜多,是为了找移民到美国的儿子而来,但她从来没见过她的儿子一家人,更没见过她的孙子。

在那之后,Peter只要造访Miller奶奶,都会特地把面罩取下来。

她今天请他帮忙买低筋面粉和泡打粉。

在他买把材料买回来后,她揉了揉他的头,到厨房端了杯加了三匙砂糖的红茶请他喝,并且将刚出炉的马芬蛋糕装成小袋子好让他携带。他只吃了一块,另一块他打算留给AuntMay作为点心,因为她一直都很喜欢Miller奶奶的马芬蛋糕。

和奶奶闲话家常几句后,他即向对方辞别。

朝门外走几步之后,他瞄准高楼射出蛛丝,穿梭在栉比鳞次的建筑物之间,享受高速飞起又落下的轻盈失重感。

经过几个月的练习后,他渐渐习惯如何控制摆荡的速度,避免直接撞上玻璃窗或墙壁,也不在像几个月前,经常以脸部着地降落。他荡蛛丝失误的频率,已经从一天一次降低到一个礼拜一次了。而他也试着在落地时做一些更花俏的花式动作,每每惹来群众一阵惊呼与赞叹。

傍晚时分,经过公园时,他注意到有一群人围在一棵大树旁。走近一看,才发现树下有只母虎斑猫,正咪呜咪呜的哀号着,原来是牠的两只幼崽卡在树上,在树梢边缘发抖。底下的人群似乎让他们更加害怕,两只小猫咪紧紧抓着树干,小声的喵喵叫。

他爬到了树上将那两只贪玩的幼猫抱下来。那两只幼猫一到他的怀中便安详睡去,母猫却以为他要攻击牠的幼猫,以手臂上两道爪痕作为谢礼。所幸伤口不深,没多久,他的伤口即痊愈了。

荡着荡着,他晃到一栋老旧的小区大厦的屋顶上坐下。这是他几天前找着的秘密景点,这栋楼比周围的建筑高上不少,在天台上能鸟瞰纽约市的市景,正对着太阳西下的方向。

橙红色的温暖夕阳驱赶了初秋空气中的寒意,温暖了他的脸庞,在他身后拉出长长的影子。他将双手向后伸展,舒服的后仰,并且摘下面罩,让肌肤享受微风吹拂的清凉,惬意的喟叹一声。

此时,他突然听到背后有人正浮夸的唱着Ed Sheeran的「I'm in love with the shape of you」,吓得他立刻戴回面罩。他希望对方没看到他任何特征。

往后一瞧,那哼歌的人正朝他挥挥手,走了过来,自来熟的坐下。

「瞧我遇见了谁——是Spidey!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『屋顶上的邂逅』?」

这位剽窃他服装设计的高大男子……更正,是对现在的他来说很高大的男子——总有一天,他一定能和对方一样高——正拿着蜡笔,在一张图画纸上画画。

他瞥了一眼,画纸上画着对方坐在高楼上画画的模样。虽只有寥寥数笔,却完美的勾勒出对方轻佻的神韵。他现在开始画起他了,从他制服上的蜘蛛下笔。

男子和Peter一样穿着红色紧身衣,壮实健美的肌肉线条在紧身衣的强调下一览无遗。他望着自己身上的肌肉,再默默扫视男子全身精实的肌群,他不禁有些羡慕──显然,对方的身体更为健壮。他注意到男子背后挂着两把武士刀,像会在漫展中会出现的佩刀,腰间系着的腰带上挂满了口袋。他一点也不想猜侧里边放了什么奇怪的东西。

「你是谁?你在这里做什么?」Peter瞇起眼睛,面罩上的镜片亦活灵活现的表现出他的怀疑。实际上,Peter也是个不请自来的侵入者,但一想到自己才刚找的「秘密基地」马上就有奇怪的人闯进来,他便有些不开心。

「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。」男子指着自己的嘴巴,努着唇靠过来。

「不要。」Peter断然拒绝,往旁边挪了一小段距离,审慎的打量着对方,问道:「你是坏人吗?为什么你会背着武士刀?」

男子哈哈大笑,重新拉近距离,勾住他的肩膀,「Baby boy——你真的是个男孩吗?声音听着挺像女孩子——」

「我当然是个男孩——」Peter忿忿地打断对方的话意识到他再度口误,面红耳赤地反驳,他不禁庆幸自己还戴着面罩,「不,我是个男人!我可是Spider-man!」

「——你真的是只蜘蛛宝宝,你有听过坏人承认自己是坏人吗?」

「也、也许会吧?」他歪着头,白色的镜片扩张到最大,「如果他们主动承认自己是坏人的话,我就可以直接把他们网起来、交给警察了。但我还没遇过就是了。」

「没错,如果蜘蛛宝宝再这么可爱,哥可能马上就要兴奋到心脏病发了。」

「你在和谁说话?」Peter环顾四周,但没看到其他人。

「别在意,只是在和脑内的盒子对话,他们一看到你简直吵得没完。哥只是在进行任务时,看到你紧实的翘屁股忍不住来和你打声招呼──」男子揉了一下Peter的屁股,Peter脸红的跳起来,大喊:「你在做什么?」

「虽然哥很想和你继续聊天,但哥还有任务要做,之后再见吧。」男子朝他送了个飞吻,然后像刚才一样自言自语──和脑中的盒子对话──道:「我要把今天订为『和小蜘蛛初次亲密接触』的纪念日,然后炸几栋楼来庆祝庆祝。」

Peter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字眼,他希望对方只是在开玩笑,「你说你要炸掉什么?」

但男子没有回答,他一脚跨过栏杆,背着夕阳,身上一根绳子也没绑。

「嘿,你要做什么?你不能从这里跳下去!你会死的!」Peter的声音因紧张而变得高亢,他往下瞟了眼,这楼有三十层楼高,这高度连他都有些双脚发软,即使他拥有超级力量,从高处落下仍旧必死无疑,何况是眼前这位奇怪的人。

他不能放任对方就这么死去,即便男子看起来像个神经病。或许他确实是神经病。

「噢——」他摀着自己的胸口,发出那种彷佛看见可爱生物的声音,眼白的形状变成爱心,「小蜘蛛这是在担心我吗?别担心,哥已经很习惯跳楼了,这种程度的死亡只需要十分钟就可以恢复原状了。」

Peter完全不明白眼前的家伙在说些什么疯话。

他在面罩下翻白眼,按下蛛网发射器把对方从栏杆黏回来,他嚷嚷着「原来小蜘蛛有这样的癖好」,于是他又用蛛丝网住对方的嘴。

在确定男子无法再随意跳下去后,Peter双手叉腰,对男子训斥:「你想下楼可以搭电梯,或者用任何你上来的方式下去。跳楼绝对不是其中一种选择。」Peter抿着嘴,「你从这摔下去必死无疑,即使你认为你不会。而我不想要看到你变成一滩血肉模糊的肉酱。」

「这么说来,你是怎么上来的?搭电梯吗?」Peter踮着脚,好奇地看向后方深锁的铁门,上头的锁头锈蚀斑斑,链条完整,看不出最近有使用的痕迹。

男子扒下面罩上的蛛丝,抗议道:「哥可是花了很久的时间才爬上来,傻子才会用爬的下去--」

Peter不理会他的抗议,径自的说下去:「你要答应我不可以乱杀人,不然我就把你黏在这里好好反省。」

「第一次见面就要玩捆绑play?」

「我要把你黏在墙上了。」Peter瞇起眼,压低声音威吓道,但对方丝毫不害怕,反倒看来格外兴奋。他叹了口气,准备朝着他喷蛛丝。

Wade连忙阻止他:「如果Spidey你说『不』,那哥绝对不会违抗你的意思。但哥有个条件……」

「条件……?」

「你得载我一程。」他眨着眼睛像只小狗般巴巴地望着他。

「载你一程?」Peter挑眉,这条件听来不是很难,「可是我不会开车。」

「我知道你不能开车,你成年了吗?」

「我当然成年了,只、只是还没考驾照而已!」Peter争辩道,怒视着对方,男子耸肩,看起来完全不相信他的说词。

「──哥的意思是,在你荡蛛丝的时候,让我骑在你的背上。」男子朝他抛了个媚眼。

「什么?」

Peter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。

他在心中天人交战一番,犹豫许久,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妥协:「……好吧。但你要发誓你不会去乱杀人或炸掉任何东西。」

一听到Peter的应许,对方立刻缠上他的身体,将头埋进他的肩窝,「当然,Spidey说什么就是什么。」

「别乱摸,不然我就把你甩下去。」他打掉男子在他腰间乱摸的手,回头瞪了男子一眼,恶狠狠的威胁道。

「我知道Baby boy你绝对不会忍心的。」他在Peter的耳边说道,那湿热的触感让Peter感觉自己的脸几乎烧了起来。

「我要跳了——」Peter恼羞成怒的大叫,然后一手抓住对方的手,一手射出蛛丝向远方荡去。

而对方也很配合的像只八爪章鱼般紧紧缠在他身上,两只脚搭在他的腰间,发出「Yoo-hoo」的欢呼声。

 

Peter想,如果荡蛛丝也需要考驾照的话,他一定得在身上贴张「新手驾驶」的贴纸。也许是「新手吊网者(BabyWeb-slinger)」之类的。

因为Wade实在是太重了──男子刚才大方的说出了他的全名,Wade Wilson,自称是世界知名的雇佣兵Deadpool,虽然他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号,不过Mr. Stark或许会知道些什么,下次他可以问问看Mr. Stark。

纵使他的蜘蛛力量让他可以背起对方,但Wade的重量让他在抓住蛛丝时需要花费更多的力气。几分钟后,他便有些力不从心。

更别提Wade一直不安分的乱动,破坏他摆荡的平衡,让他原先圆滑的轨迹变成一条歪七扭八的径路。而Wade庞大的体型让情形雪上加霜。

「Wade!别乱动!」Wade挪动他的脚,蹭到Peter的腰部,让他的手一软,平衡一歪,差点撞上前方的大楼,在光可鉴人的玻璃窗上留下人型的大洞。

千钧一发之际,Wade抓住他另一只手,按下蛛网发射器射出蛛丝,重新拉回平衡,惊险地闪过了大楼全身刺满碎玻璃的命运。

好在Wade指定的地点并没有很远。在荡过几条车水马龙的大路后,Peter便看到了Wade的「家」了。

他把Wade放下来,Wade介绍道:「这是我其中一个安全屋,用来摆放我的收藏。」

Peter皱眉,以为Wade的收藏会是些杀人或完成血腥任务后,收集而来的战利品--这不能怪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毕竟Wade可是能随口说出「炸掉几栋大楼」庆祝的人。

但他错了。

一进到Wade的房间,Peter便不自觉地发出了赞叹声:「Wow......」

映入眼帘的是摆放在地上堆栈整齐的星际大战漫画和模型,悬挂在天花板上的电视屏幕,以及放在墙边的立体音响和一整排的任天堂游戏。

「你想不想玩玛莉欧赛车?」

Wade从电视柜中拿出了任天堂的玛莉欧赛车,在Peter的眼前晃呀晃的。

「呃嗯……」Peter盯着那张他一直想玩的游戏光盘,忽然后悔他刚刚无意间透露了他平常都去Ned家打游戏的事情。

「这是豪华版的喔。」

「……我必须在十一点前回家。」Peter咽了口口水,决定屈服于自己的欲望。

「Yay!」Wade勾住他的脖子,雀跃的问道:「你想吃什么吗?我可以现在就去煎薄煎饼,一起来堆一座薄煎饼城堡,或者你想叫外卖也行,这附近的Tacobell可是纽约市里最好吃的!用哥的舌头保证。」

听到食物,Peter的肚子配合的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,「那就Taco Bell好了。」

Wade马上拿起电话拨通外卖电话,几分钟后,外送员就提了两袋墨西哥卷饼来敲门。

Wade打开电视,调暗灯光,屏幕上正回放着哈比人里史矛革和比尔博在矮人城堡中追逐的情节。

Peter从袋子里拿了一个原味的墨西哥卷饼,大大咬了一口。饼皮相当酥脆,而酱汁均匀的浸透了饼皮和配料,食物的香气充盈口中。

他开心地瞇起眼,含糊地说着:「这真的很好吃。」

他又咬了一大口,发出餍足的喟叹。

Wade半掀起面罩,露出半张脸开始吃墨西哥卷饼。他挑的是特别辣的口味,「哥不会骗你的。这绝对是纽约市里最好吃的TacoBell!」

看到Wade脸上的伤痕,Peter不禁一愣,多注视了半秒。他似乎下意识瑟缩了下,并不是出于害怕或厌恶,而是那种当你看到他人受伤的图片时,你身上相同部位也会感到疼痛的共感。

但Wade似乎误解了他的反应,他立刻拉下面罩,而Peter伸手阻止他,「别……」

「你看到了,不是吗?」

Wade的语调失去了先前的轻快,变得冷酷而压抑。Peter吓得僵住了身子,一句话也说不出口。

Wade叹气,软下语气说:「我知道你觉得我是个怪胎——」

「不,不是的——」Peter猛力摇头,截断对方的话,「你的伤口很痛吗?我的意思是,我刚刚背你的时候都没有发现你受伤了,还一直怪你乱动……」他像只受责备后耳朵耷拉垂下的小狗般,沮丧的说。

「总是很痛,」Peter猛然抬头,Wade赶紧补充:「当然,小蜘蛛你没有伤到我。」

「我很遗憾,你需要擦药吗?还是……」

此时,Ned的专属铃声响起,Yodeler’s Dance的洗脑旋律从他后口袋的手机喇叭大肆放送,打破方才凝重的气氛。

「小蜘蛛你的铃声真有个性。」Wade恢复稍早的模样,跟着他的音乐唱了起来,Peter发出「嘘」的声音示意他噤声,往外走,接起电话。

Ned劈头就问:「我们不是说好今天要在你家看星际大战的电影马拉松吗?」

Peter这才想起他之前答应要和Ned一起去租片,可最近实在发生太多事,他压根忘记这个约定。

他满怀歉意的说:「我忘了,抱歉,也许下礼拜?」

Wade趁他讲电话的时打开游戏机。

「我习惯了。所以你现在人在哪里?你婶婶很担心你。」

玛莉欧赛车的背景音乐自Wade的立体音响中发出,「……等等,那该不是玛莉欧赛车的音乐?」

Peter挥舞着手势要Wade把游戏音量调低,「帮我和Aunt May说我很好,现在在朋友家里玩,十点前一定回到家。详细的事我明天再告诉你。」

「你哪来别的朋友──」

Peter挂断电话,回到房间,Wade已经选好自己的角色,一边哼着他的铃声一边等他回来。他什么也没问,而Peter也什么也没说。

玩游戏的过程中,除了互相丢香蕉皮陷害对方摔出赛道外,他和Wade便天南地北的闲扯。偶尔,他也会引述一些专业术语,Wade虽然几乎听不懂,但他并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心不在焉的敷衍他,而是会试着导出天马行空的结论,逗得他哈哈大笑。

他发现Wade知道很多事情,从「如何在玛莉欧赛车中哪个角度最容易撞开对手」,到「如何养一只彩虹小马」,Wade都能说出一套有趣的道理。

此外,Wade常常会和他脑中的「黄色盒子」和「白色盒子」对话,当Peter问起,他说,「黄色和白色盒子就像漫画里的对话框一样漂浮在空中,各有自己的个性,而且在你说话时总是不断的插嘴。像现在黄色就不满地嚷嚷着他的出场时间太少,白色还想继续讨论养彩虹小马的话题。」

 

到了差不多该回家的时刻,Wade提议来一场最终决赛,赢的人可以要求输家做一件事,Peter欣然接受。

比赛结束后,Peter虽然取得了胜利,却有种Wade是故意输给他的感觉。因为Wade始终取得领先,分明可以闪过他随手扔下的香蕉皮,却在快到终点时故意踩上去,但Wade坚持那是他的失误。

「我们可以再比一次?」

「不,就这样吧。你也是时候该回家了,已经很晚了。你可以下次再告诉我你想指定我做的事。」Wade说,只有这种时候他才有大人那种成熟感。

Peter嘟着嘴,不甘愿地答应:「好吧。」

 

到门口时,Peter突然想起:「……我想,或许你可以给我你的联络方式?」

Peter递出自己的手机,而Wade露出受宠若惊的神情——至于为何Wade戴着面具却还能表现出丰富的表情,依然是个谜。

「你真的想要我的手机号码吗?你知道,你不需要把要求用在这上面,你想要哥的手机哥随时可以给你。」

Peter点点头,说:「没关系,之后我还想跟你一起玩玛莉欧赛车,或一起看哈利波特的电影马拉松,或一起做别的事情。我们总不能只靠在屋顶在不期而遇吧?」

Wade接过他的手机,模仿着Carly Rae Jepsen的尖细嗓音唱着「Here's my number, so call me maybe」,一边将号码输入他的手机中。

Peter事后才想到,如果Wade坚持不还给他,或者趁机偷窥他的联络人,那他的身份很可能已经曝光了。

但Wade真的只输入他的电话,甚至没试着拨通电话来取得他的手机号码。

 

他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回到家中,在Aunt May说:「Ned说你去朋友家玩,我本来还不相信,但看你这么开心应该是真的。那个『她』是谁呀?我认识吗?」

「是『他』,我今天遇到的新朋友,」Peter纠正道,把被压碎马芬蛋糕递给Aunt May,「抱歉,我不小心把蛋糕压坏了。和他在一起真的很有趣!我已经很久没这么开心了。」他摸着自己鼓胀的肚皮,想起和Wade在一起的回忆,他不禁勾起了嘴角。

「也许哪天我们可以请他来家里吃饭?」

「嗯,未来一定有机会的。」

Peter心想,等到Wade能够自在的在他面前摘下面罩,而他也足够信任Wade到他愿意主动坦白自己身分时,他就能光明正大的邀请Wade到他家来玩。

而他相信那一天迟早会到来。

 

 

隔天,放学后,Peter将遇到Wade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Ned。

Ned以「你疯了吗」的表情看着他,说:「他可能会知道你的秘密身份,他可是个雇佣兵。」

「他不是坏人,他只是有点疯疯癫癫罢了。」

遇到危险时,尽管他无法确知源头,但蜘蛛感应的警告百试不爽,未曾失灵。然而,当他在Wade身边时,他的蜘蛛感应一直都很安静,连在天台时,他都没察觉到对方的存在。即便Wade发火的当下,他的本能依然噤声不语。

当他解释这件事给Ned听时,对方皱着眉头,耸耸肩,「好吧,既然你这么说。」Ned捶着他的肩膀,「讲真的,你那神奇的感应酷毙了,我也希望可以被只放射性昆虫咬到后得到神奇的超能力。」

Michelle走了过来,皱着眉头问道:「你们两个失败者又在说什么?该去准备比赛了。Peter,你又翘掉了上周的例行练习。」

Peter抓起背包,立刻往教室后门跑:「抱歉,今天我有事,先离开了!」

「你下次的答题数要加倍!」Michelle在他身后大喊。

他跑出校门外,再度套上制服,化身为纽约最亲民的超级英雄。落日余晖映亮他的红色制服,为面罩上的白色镜片染上温煦的色泽。

街灯开始点亮街道,在高速移动下,光如同金色的河水般在脚下流动着,三三两两的人群在河道的两旁散步,与多色的车子发出的声音交织出奇妙的声色。

他琢磨着,或许他等等可以打电话给古怪的大叔,说不定他们可以一起进行例行的夜巡。

 

那时,Peter Parker还不知道Wade Wilson将会对他往后的生活引发多大的波澜,也不曾想过他们会发展出比「搭档」还亲密的关系。

不过,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 

 

 

*

感謝各位讀完這篇利用通勤和零碎時間寫的流水帳,

也感謝提供我梗的三題故事產生器,抽到的題目是「高樓」、「溫暖」、「手機」,非常適合賤蟲的故事XD

本來只打算寫兩千字左右,但是似乎變成了7000多字的文章Orz

沒辦法,小荷蘭太可愛了!

希望有人在看完文後願意跟我當小荷蘭的廚友(*>_<*)ノ

歡迎評論聊天!

應該不會看完後反而想拉黑吧(ry

我好需要一起萌賤蟲的朋友啊>< 我好孤單QQ


趁著現在人多時問一下,賤蟲的同好有沒有聊天的群組之類的呀?

热度(467)

© 暉映 | Powered by LOFTER